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翻译资讯 > 翻译时讯 >

西安翻译公司告诉你正确的翻译的方法

时间:2019-08-19 14:16 点击:/次

  西安翻译公司提醒凭据译文对原文的内容和形式所接纳的不同处理方式,翻译的要领可以分为以下四种:硬译、直译、意译和胡译。其中,直译、意译是两种常见的翻译要领,而硬译和胡译是译者必须避免的两种不良倾向。

  (1)直译和意译

  直译既忠实于原文的内容,又尽管保存原语的语言形式。译文基本上符合译入语的表白习惯,读者也能看得懂。与直译相对照,意译更夸大原文内容的忠实传译,不拘泥于原文的语言形式, 语言符合译入语的表白习惯,更易为读者所理解和接受。

  例 1 : The sight of the big tree always reminds me of my childhood.

  直译:瞥见那棵大树总会让我记起童年时的景象。

  意译:我看到那棵大树,总会想起童年时的景象。

  阐发两种译文都准确表白了原文的内容,差别在于直译保存了原文物称作主语的特性,意译则接纳人称作主语,符合汉语的主体思维习惯。

  从上面的阐发可以看出,直译、意译都是译者时常使用、读者 可以接受的翻译要领。但需要留意的是,直译偶然会拘泥于原文的语言形式,译文不太符合译语的表白习惯(如例2),而意译偶然 又会过于自由,译文内容不尽符合原文的内容(如例3)。

  例 2 : He was a reticent man. When he spoke, he spoke eloquently.

  直译:他是一个沉默的人。当他说话的时候,他说得很雄辩。

  (试对照他平时沉默寡言,但一提及话来就滔滔不绝。)
 

西安翻译公司告诉你正确的翻译的方法

  例 3 ; Love and knowledge, so far as they were possible, led upward toward the heavens.

  意译:爱和知识使我飘飘若仙。

  (试对照爱和知识老是尽其所能引我升向天堂。)

  严格说来,直译和意译之间并无十分清楚的界限。英汉翻译中有些句子用直译要好一些,有些则只能用意译,有些则既可以直译,也能够意译。至于一个句子到底应该采取类要领,译者可以依高低文、语域、体裁、读者等成分而定,宜直译时则直译,宜意 译时则意译,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则。所谓糟习无定则"就是此理。

  需要指出的是,要恰到好处地应用直译和意译的要领还需要初学翻译者通过大量的翻译实际来慢慢掌握。直译把握欠好易倾向于拘泥于原文形式的硬译;而意译处理不当则易流于过于任意 不够忠实于原文内容和形式的胡译。

  (2)硬译和胡译

  硬译倾向于照字面翻译,只夸大忠实于原文的形式,而不忠实于原文的内容,译文语言大多数情况下不符合译入语的表白习惯, 每每使读者感到费解、难懂(如例4和例5)。胡译则倾向于过度自由,只追求译文通顺,对原文的内容却不够忠实(如例6和例7)。与硬译相比,胡译更具有欺骗性,读者要是不去核对原文,就 很难发现其中的不对。

  例 4 In that first year 1895, two kinds of films were made.

  译文:在1895年那第一年,两种电影被做了出来。

  (试对照电影问世的那一年,即1895年,发生了两种不同类型的电影。)

  阐发译文为"搬字过纸"式的机械翻译原文是被迫句式,译 文也译成了被迫句式;made被干脆译为"做",而"做电影"这种表 达方式是不符合汉语的表白习惯的。

  例5 : Cinema, once heralded as the art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seems now as the century closes numerically, to be a decadent art.

  译文电影,一度被欢呼为20世纪的艺术,当这一世纪在数字 概念上结束时,现在似乎成了一门颓废的艺术。

  (试对照当本世纪进入倒计时时,曾被预言为20世纪的艺术的电影似乎成了的门颓废的艺术。)

  阐发影文非常忠实于原文的形式,乃至保存了原来的标点符号。但是这样的译文对于读者来说不但费解难懂,乃至有点不知所云,尤其是"当这一世纪在数字概念上结束时"这一表白方式。

  例 6 : Cinema’s hundred years seem to have the shape of a life cycle :an inevitable birth the steady accumulation of glories and the onset in the last decade of an ignominious irreversible decline.

  译文电影的百年汗青与性命的轮回一致从不可避免地呱呱 落地,到大红大紫,及至晚景种种疾病缠身、不可逆转的衰败。

  (试对照电影的百年汗青好像经历了一个性命轮回如期而 至的降生,稳步蕴蓄堆积的荣耀,以及近十年来极不光彩却又无可挽回 的慢慢衰落。)

  阐发译文读起来通顺流利,但经不起与原文对照译文不但漏译了"in the last decade” ,“ignominious” , 而且还主观增加了原文所没有的信息"晚景种种疾病缠身"。译者只顾本人痛快,忘记 了本人不是作者,没有随意省略和增加原文所没有的信息的权益。

  例 7:In looking over them (meadows), and beholding the endless flocks and herds one wonders what can become of all the meat!

  译文俯瞰草地,瞥见天上成群结队的飞鸟、地下连绵接续的牛羊,人们不禁感叹什么时候这些才能造成我的下酒菜呢?

  (试对照草地上牛羊成群,沿途接续。看着这景色,这牛羊,心想这些好肉可作几许用途,不禁感到神奇。)

  阐发译文看似“忠实"于原文时吾言流利、自然,实际上却歪曲了原文,不但捏造增加了 "天上成群结队的飞鸟们而且不顾高低文(作者来到了牛个能够消费这么多牛羊肉的城镇,其困惑之 感随之消失自随意将主句译为"人们不禁感叹什么时候这些才能造成我的下酒菜呢?

  内容由深圳市译象翻译服无有限公司提供。

猜你喜欢